雾草

cp粉,墙头多,掐架不约(角色向:楼诚,飞波,逸真,执光;rps:霆峰,朱一龙,王凯,
吕鋆峰)

【梁间燕番外】何生枷锁

流年与默:

梁间燕番外 - - 


依然是OOC预警/辣眼睛预警/不明所以预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番外·何生枷锁


 


执明鲜少发脾气,但是这半个月来,却已经对着太傅砸了两次东西。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“王后已经回国了。”


“不是让你一有风吹草动就来禀报吗?你是干什么吃的?”


执明站起来想要出门去追,却看见太傅进了门。


太傅多半就是来说这事的,执明也就坐了回去,朝着人挥了挥手,示意他下去。


“太傅可是有事要说?”


“回王上,王后已启程回国休养生息。”


执明一甩手,往地上砸了一杯子。


碎片落在太傅身边,太傅下意识地就跪了下去。


“人都走了,你才来告诉本王,你们一个个的眼里可还有本王?”


太傅已经许久不曾见过执明发怒了,突然来的怒火让太傅多少有些心虚。


先前陵光要走的时候,他是打算来禀告执明的,只是陵光拦住了他。


“太傅不必去了。前几日执明便已说过不会再来,太傅这一去反倒是让他为难了。”


“可这毕竟不是小事——”


“本王不过是回国养身子,又不是不回来了。悄悄的走,悄悄地回,不就成了?你这一去,执明又不愿来,若是让天下人知道了,又生些骂名。”


太傅被陵光说服了,也就打消了心思。


“是王后的意思。王后说王上既然说了两不相见就无须折腾这一回,否则还凭白多担些骂名。”


执明定了定心神,咽下心里那团无名火。


“王后可有说何时回来?”


“只说归期至便是归途,没说具体的时日。”


真像是陵光的作风。


执明无奈地笑了笑,朝着太傅挥手示意他走。


想着躲过一劫,太傅连忙起身告退。


“臣告退。”


“等一下。陵光不过是染了风寒,本王也再三问过御医,只是风寒,怎么要回国去修养?宫里的那么多御医都是吃闲饭的吗?”


“说是水土不服才迟迟不见好。”


“水土不服?陵光来了我天权这么些年,怎么到了今日才说水土不服?”


没有回答,执明抬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太傅已经退下了。


房间里只剩下执明一个人,看着空荡荡的四周。


“太傅,你说,本王和陵光,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?”


太傅已经走的没影了,他的话落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,没有人听见。


执明只想当个闲王,偏偏太傅想让他当个贤王。


后来陵光也被太傅带坏了,口口声声都是天下苍生,治国为君。


都怪太傅,执明想,这都是太傅的错。


 


执明提着酒去找了慕容。


慕容总是对他很冷淡,脸上也看不出太多的情绪,整个人一直都是淡淡的。


执明常常会觉得慕容跟陵光很像,尤其是跟他说话爱答不理的模样,跟后来的陵光简直一模一样。


只是慕容不会拒绝他,可是陵光会。


“阿离,本王喝醉了。”


“睡会酒就醒了。”


“本王要在这枕着阿离的膝睡。”


慕容想要拒绝,执明却已经顾自躺了下去,没一会就传来了呼吸声。


慕容只能咽下那句“回宫去睡”,由着他去。


执明说起了梦话,一声声像是在唤着谁的名字。


初听是阿离,再细听又不像。


慕容起初以为是执明喝醉了口齿模糊,仔细听才发现,他唤的是“阿陵”。


翻书的手顿了顿,最后还是当做什么都不曾听见一般继续看自己的书。


执明醒过来的时候,是在自己的宫里。


外面漆黑一片,宫里四角早点上了蜡烛。


执明恍惚间以为回到了他大婚之日,只须一个翻身,就能把陵光整个人都揽进怀里。


一转身,却只扑了个空。


“阿陵……”


执明抱着被子,把头埋在阴暗里,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大胆地说出心声。


 


原先陵光在宫里,执明虽不去见他,但是他知道陵光就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生活着,收买的侍从也会三五不时地过来禀告陵光的消息。


只是他一回天璇,执明再也无从得知陵光的消息。


执明在宫里四处乱走,想着哪些地方有陵光留下的痕迹。


园子里的凌霄和忍冬要开花了。


陵光说他最喜欢忍冬,还有梨花。


当初执明想要气一气陵光,说要拔了他喜欢的花,可谁知陵光只回了一句,王上高兴就好。


执明一气之下,就真让人拔了。


等到后悔的时候再让人停手,已经拔了大半,再种回去的也只活了小半。


只能种凌霄。


执明站在花圃前,看着成片隐约的红,觉得还是忍冬更好看,红艳艳的一片看着晃眼,明年还是让人再种回去吧。


 


接连数日都不曾有陵光的消息,执明想着要不要去天璇一趟。


只是还没来得及去,天璇就来了消息。


谁曾想,当日一别,竟成永别。


太傅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心里一凉,顾不得夜半时辰急忙进宫去找执明。


只是去了寝宫说不在,宫里转了小半圈之后也都没人。


最后是在望月楼里见着了人。


执明坐在床边,手里把玩着陵光留下的镯子,看着映在罗帐上的晃动的烛影出神。


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,执明心里闪过一阵欢喜,急忙抬头,却发现是太傅。


“是太傅啊。”执明对着太傅笑笑说,“陵光在的时候,本王碍着面子不敢踏进这个半步,如今他走了,再来看,这楼里却也就没了生息。”


太傅没接话,只是屈膝跪在执明面前,把头埋到地上,抖着声音说:“王上。”


看见太傅的模样,执明心里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。


“太傅这是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吗,怕成这样。”


“天璇传来消息,说是,说是——”


“说什么了?”


“说是,国主驾崩。”


“国主?你是说陵光?”


太傅把头埋得更低。


执明只觉得脑海里‘嗡’的一声,手一抖,就把镯子摔了,清脆的一声,碎片四溅开来。


“混账!”


“臣知罪。”


“你当初是怎么跟本王说的?说只是回国调养生息,好了就会回来的,这就是你说的好了?啊?!”


执明起身欲走,想了想又回头来,走到太傅跟前,慢慢地蹲下去看着太傅,一字一句地问:“太傅可否告知本王,这只是陵光想与本王开个玩笑?”


太傅抬头看看执明,终究是又低下去头去。


“生死之事,岂能玩笑。”


 


执明匆忙赶去了天璇。


一路过去都与往常无异,执明心里起了一丝希望,只是一踏进王宫,心就凉透了。


上一次踏进王宫之时,红罗绸缎,满目是喜。这一次,入目都是白惨惨的一片。


丞相守在灵前,不过数日,竟已憔悴地像个古稀之人。


执明是怎么也想不到,先前与他起争执的一面,竟会是最后一面。


执明还记得陵光泛红的眼眶和他散乱的发髻,他还说他衣冠不整成何体统。


如今他衣着得体地躺着,只是他再也看不见他水汽氤氲的眼眸。


“本王要带陵光回宫。”


“容臣拒绝。”


执明不可置信地看着丞相。


“陵光是本王的王后。”


“为臣者,天权可有再二再三的王后,但天璇此后再无国主。为长者,王上您辜负在先,天璇所托非人,怎可能再将灵柩托付。”


执明被说的哑口无言,站在那只觉得茫然。


脑海里明晃晃的回想着的,全都是,追悔莫及。


丞相眼里好像没有了他的存在。


环顾四周,执明觉得心里绵绵密密蔓延上来的,是针扎一般的疼。


执明用发抖的手捂住双眼,过了好半天,才慢慢得移开。


“阿陵——”


他再怎么唤,也没有人应他,也没有人对着他甩袖佯装生气说他胡闹。


上穷碧落下黄泉,再也不会有陵光了。


 


执明出了门,扶着窗站着。


门里是一声接一声的啜泣,门外却是令人窒息的安静。


来来往往的全都是穿着白衣,站在角落里的侍从悄悄抬头看了一眼执明,重又低下头静默。


窗棂上还留着半个字,这么些年的风吹日晒让红字褪了红,半挂在窗上,摇摇欲坠。多半是因为不起眼,才让人忽略了。


执明伸手扯下了来看,发现是个囍字。


“天璇陵氏,德才兼备,温良贤淑,特封为天权王后,钦此。”


往日的锣鼓喜气好像还在耳边回响,宫中侍从婢女来回小跑着贴喜字的模样还历历在目。


再一松手,却只看见纸张在风里上下打着转,晃眼就不见了。


太傅一直说他是孩童心性,喜欢的就要,不喜欢了就放一边。先前他还想着,这有何不妥。


到如今,执明才觉得,眼下种种,都是他自作自受。


 


中秋,宫中传出噩耗,王后身染恶疾,不治而亡。


 


执明开始处理政务,如同陵光先前所期待的那般。
好像也没之前所想的那般枯燥乏味,只是偶尔会想要去望月楼转转。


望月楼没了主人,只有侍从每天晨间过来打扫,屋子里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生气。


执明推开门的时候,恍惚间看见陵光就坐在对门的椅子上,对着他笑说:你来了。


“是啊。”执明回了一声,却只看见空气里上下漂浮的浮尘,“我来了。”


窗边木椅的扶手干净釉亮,看就知道常有人坐。


上一次他坐在窗边这把木椅上的时候,软香温玉抱满怀。


但是这一次,他的怀里空无一物,声音也全都堙没在寂静里,得不到回音。


都怪自己,只能怪自己。


咎由自取。


“这楼,封了吧。”


“是。”


 


天权还会立后,可执明却再也不会有王后了。


 


执明又梦见了陵光。


陵光站在梨花树下,有风吹过,落了他一身的梨花白。


执明看着他说:“阿陵,做我的王后好吗?”


陵光抬眼看他,对着他笑,说:“好。”


END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番外写出来比正文更加奇怪……


完全不是想象中的效果……


这都是哭包的锅……


一边看他直播吃大葱,一边撸文,不奇怪才怪……


总之……


就这样吧……


不管虐没虐到,梁间燕就是这样了……


反正还有一个现代AU,现代就是陵光怼执明,怼执明,怼执明,一直怼执明,什么鬼哈哈哈


再说一次,国庆快乐-w-


再补充一句。


其实这个文里慕容一开始的设定是,来怼陵光找他复仇的,所以他就是故意的。


但是这些内容,被哭包的直播吃大葱给吃没了……


都是哭包的锅XD

评论
热度 ( 347 )

© 雾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