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草

cp粉,墙头多,掐架不约(角色向:楼诚,飞波,逸真,执光;rps:霆峰,朱一龙,王凯,
吕鋆峰)

【200CC的我们】(戬峰)

什么都不想说,只想哭

酸辣粉不加醋呀:




喜你人多,怪我懦弱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“这里是四川《天府之声》FM92.5,我是小栋”



“嗨你好,这里是FM101.7长沙城市之声,我是ICY”



手指划过面前的键盘,上下拨弄,有电流的滋滋声,他清了清嗓子,“现在是晚间10:07分,你正在收听的是FM99.9,我是大峰,我在北京”



也许深夜总是让人多愁善感的,那些负面的,颓靡的情绪,总是趁着黑暗浮于表面。而他标准的播音主持腔简直就是杀人的利器,轻易就让人沉醉其中,没缘由的让人信服。



〖你抽过血吗,那种血液一点点从体内抽离的感觉,仿佛能把整个人都清空〗



随着声音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一首《夜的钢琴曲》,轻柔平稳,更让人难过。



他取下耳机,思绪飘的很远。



“吕鋆峰!”,二十六岁的朱戬气急败坏的瞪着他,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认真严肃,他心里有些发怵,却仍旧嬉皮笑脸。



“干什么!”



“你看看你自己都瘦成什么样了!还来献血,你够格吗你”



说着掩饰不住心疼的将他拥入怀里,到让他有些不好意思,闷闷的,“谁让你凶我的,反正你也不心疼”



“我怎么不心疼!大峰,别闹了,都是我不好”



“哼”,他满意的在朱戬怀里蹭蹭,刚抽完血头还有些晕,不是很有精神,说话也轻飘飘的,“二狗我告诉你,以后我们每吵一次架,我就抽200cc血”



“吕鋆峰!”




一天内两次直呼其名,吕鋆峰却是坚定无比,最后还是朱戬先败下阵来,“好好好,祖宗我错了,以后我绝不会再和你吵架”



他就只是笑,笑的眼睛弯成一轮月,笑的嘴角收不住。然后二狗就背着他,走过不算很长的一条路,回到两个人的小公寓里。



那天夕阳拉的两个人影子很长,相依相偎,犹如迟暮。



其实吕鋆峰特别怕抽血,或者说他害怕一切和针管有关的事,这就和小孩子害怕打针一样,但他固执的认为抽掉一点血,就抽掉一些负面情绪,然后他还是那个嘻嘻哈哈没有烦恼的小包子,面对二狗就会少那么些无理取闹。



尽管他这个举动就很是无理取闹。



二狗知道他从不开玩笑,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恨不得天天守着他,几乎是随叫随到,毫无怨言。



可二狗是很忙的,忙着拍戏忙着发布会,还要忙着参加各种各样的晚会,因为公司的着重培养,二狗几乎很少有休息时间。



吕鋆峰不一样,他虽然也爱演戏,但终归还是要完成学业,所以重心难免偏离,逐渐有脱离的趋势。



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少了,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。二狗越来越红,盯他的人就越来越多,炒作也必不可少,吕鋆峰一开始表示自己能接受,工作嘛,没必要较真。



可时间一久就有些累人。吕鋆峰的疑神疑鬼,让二狗在忙碌间隙愈发承受不住,本来就只有休息时间可以好好和他在一块,偏偏吕鋆峰还没完没了,得,又开始吵架。



然后吕鋆峰就真的去抽了血,真疼啊,他想。这次二狗没有出来找他,二狗忙着和同剧的女主角参加某真人秀节目。



每当这时候赵志伟就会一脸怜悯的看着他,他总是说,“大峰,你不要越陷越深”



老板也劝他,劝他不要拖二狗后腿。



他不听。他和二狗的事,为什么要听别人的。可是吵架次数越来越多,吕鋆峰迅速的瘦了下来,后来抽血的护士都认得他了,死活不再给他抽,“会要命的小伙子”



他撅着嘴,在马路边哭的像个耍赖的孩子,人群逐渐围起来,看他口罩遮掩下委屈的小眼神心疼无比,突然有姑娘大叫一声,“哎呀这不是小包子吗”



他瞬间止了声音,落荒而逃。



公司不可避免的骂了他一顿,然后准备各种公关,随便给他接了个戏就把人塞进大山里。而远在纽约参加慈善晚会的二狗,也在看到新闻后皱了皱眉,绕开人群躲到角落给他打了电话。



劈头盖脸一顿说教,他再也忍不住,哭诉自己受的不公,哭诉自己的心酸,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我很想你,二狗就急匆匆挂了电话,只说很快回来让他别闹。



原来又是他在无理取闹。



然后整整两个月他没有与外界通过消息,其实也是他故意的,端着所谓自尊的架子等二狗来认错。但二狗并没有联系过他,二狗也忙着拍戏。



杀青前一天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剧本,最后一场戏是他为了救女主,和反派的打戏,安排的是他要身受重伤,最后一击才打败反派赢得美人归。多么老套,他嗤之以鼻。



武术指导强调了很多次,现场工作人员也反复检查着器具,确认无误就正式开拍。他百无聊赖的看着对面的演员浮夸的演技,然后从高台上跃下,不防还有两米的时候威压突然断掉,他就垂直摔了下去。



其实不怎么疼,脚崴到那一刻让他想起了抽血时的快感,闭上眼的时候他想,应该是这种时候才需要被背着走吧。



在医院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二狗。糟乱的头发,浮肿的双眼和下巴的胡茬,估计又是从片场赶过来的。



“你怎么样,还痛不痛啊”



“你瘦了,二狗”,他笑



二狗却是突然沉默,嘴唇有些抖,扑到他身上就忍不住哭起来



“哭什么哭,这不是你的画风啊”



“拉峰,我想你都想瘦了,三条腿都瘦了”



“去去去,你的绣花针本来就细”



他在医院住了很久,因为之前连着抽过两次血,身体有些虚,所以二狗强制的让他多休息会。但他觉得没必要,戏都拍完了,他本来就属于休息期,还分什么时间地点。



可二狗要守着他,任性的请了一个星期假,寸步不离的守着他。吕鋆峰知道,二狗因此损失了很多资源。



但他也就随他去,不和二狗吵,也不再调侃他挑他的刺,两个人窝在医院无视了老板的怒气,着实过了一段安生的日子。



然后吕鋆峰出院了,出院第一件事,就是和公司解约。他的合约到期了,他终于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

二狗抽着烟不能理解,“拉峰,你真的要放弃演戏吗”,眼底星辰闪烁,声音还在抖,易拉罐让他捏出一个凹形。



吕鋆峰知道二狗问的是什么,所以他很确定,没有半分犹豫,他说,“谢谢你二狗,但是我累了,我现在要回家了”



他拖着行李箱没有半点留恋的转身就走,身后的二狗有些焦躁,易拉罐“嘭”的一声砸在他脚边,“吕鋆峰!你再往外走一步试试!”



他没停顿,走出去,还带上门,门关上的一刻,他还能听到二狗的低吼,是无奈,是不知所措。但和他没关系了,和他吕鋆峰,没有半点关系。



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两个人总针锋相对,张牙舞爪,用最恶劣的态度对待彼此,恨不得一起下地狱一样的折磨对方,吕鋆峰不知道,所以他跑了,一如既往的怂。



他回到家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,爸妈总是催促着他找份正经工作,说他再这么缩在家里抠脚下去迟早要完,他被催的烦了,随意投了简历出去,还真就被录用了。



又是北京,看来他和这座城市还真是有缘分。于是他收拾行李去了北京,窝在六环以外的小公司做起了电台DJ。



每天打电话进来的听众,要么是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抱怨,要么是迷恋他声音的小小粉丝,他却从来没有厌倦过这份工作,他向来是个很耐心的人,只不过他的耐心从来不给二狗就是了。



也没什么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罢了。



“你好大峰,你的声音很耳熟啊,我想问一句,你是不是当年主演过《刺客列传》的小包子啊”



粉丝小心翼翼的提问,他爽朗的笑笑,“对,就是我”



“天呐真的是你,我我我,哎呀你当初怎么不继续演戏了呢,我们现在都还在等你回归呐”



他有些怔怔的,轻声细语的和这位粉丝聊了一会,表达了自己的感谢,一起回顾了当时的很多事情,然后粉丝就提到了二狗。



他停了一会,开口,“你抽过血吗,那种血液一点点从体内抽离的感觉,仿佛能把整个人都清空”



然后切了电话,掺入一段音乐,避开了二狗的话题,却忍不住想起这么个人来。



窗外助理敲了敲玻璃,他回过神来,重新戴上耳机接听了来电。



电流滋滋的声音总让人有些不安的,他耐心的等了好一会,“这位听众你有在听吗?请问你……”



“大峰,好久不见”



慌乱的他手一抖,耳边瞬间充斥着重金属音乐,切了电话,他开了天窗,落荒而逃。



四年了,四年他没见过二狗了。可他总能从各大电视平台和网络平台上得到他的消息,并非他刻意,而是他避无可避。二狗发展的特别好,去年拿下了影帝,名利双收,成为了一线大咖,他终于得到了自己要的一切。



吕鋆峰替他高兴,也替他难过。因为他看得出二狗眉眼间的疲惫和不耐烦。原来就算没有他,二狗也还是过的不怎么好。



他跑出电台大楼,沿着马路一直走,公司离他住的地方有些远,他也丝毫不在乎,走过小吃街,走过商贸广场,走过无数个红灯和绿灯。



然后他在一栋高楼前停下来,人来人往,他在人群里那么渺小。高楼上是一块很大的电子显示屏,上面正播放着今年的演艺圈颁奖典礼。



嗯,又是二狗。西装革履,神色间皆是欢喜。他是多么神采飞扬,再看看自己,狼狈不堪。



“很高兴我又能得到这个奖,在这里要感谢我的粉丝”



二狗的普通话越来越好,吕鋆峰仰着头突然就笑了,他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那个满嘴跑火车,坐在大排档喝着椰汁一口一个拉峰喊着的二狗。



“其实我最高兴的不是现在,而是刚才”,二狗嬉笑的表情敛住,是认真诚恳,“刚才,我终于找到了我的爱人”



底下观众席一片哗然,媒体急匆匆的拥上去,吕鋆峰身边的人群也有些骚动。



“天哪天哪哥哥什么时候有女朋友的”



“别这样我还没做好准备呢哥哥呜呜呜”



吕鋆峰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遮住脸,被人们挤来挤去有些踉跄。



“我知道他看得到,所以我在这里说,很多人曾经问过我,为什么是他,现在我告诉大家,在我的心里从来不存在这个问题,如果有”,二狗顿了顿,“只能是为什么不是他”



粉丝们简直要失控,纷纷表示这样的二狗太深情。看,中国的语言就是这么有趣,他和她,谁分得清。



吕鋆峰低下头逆着人群走,有湿热的液体糊了脸,他也没有发觉似的,只一个劲往回走。身后电子显示屏上的二狗笑的很认真,“就算你不愿意回到我身边,我也会去找你,因为,我爱你啊”



接到二狗电话的时候吕鋆峰没有丝毫意外,端着最标准的播音主持腔,礼貌又得体的打招呼。



“拉峰,开门”



“怎么,别说你就在我门外,搞得像瞬间移动似的”



“砰砰砰”,是敲门的声音



他顿了顿,拉开门,是超大一束的玫瑰花,他红了眼眶看着花束后的人,身形修长,头发用了发胶梳的一丝不苟,笑的像个傻子。



“送花哄小女生呐”



“meimei,你就是我心中的小女生”



门毫不犹豫的关上了。二狗开始嚎,“大峰,拉峰,meimei,我错了,吕鋆峰,我错了,我刚抽了200cc的血,快出来抱抱我,我很晕啊”



声音一点点沉下去,他重新拉开门就扑进那熟悉的怀抱,花掉在地上,花瓣散了一地,鲜艳又美丽。



吕鋆峰哭成狗,二狗哭成自己。



从此大家都知道影帝朱戬有了爱人,但是任凭粉丝媒体如何挖,都得不到半点对方的消息。



二狗把他保护的很好。因为二狗很快就退出了娱乐圈,带着他回到老家,开了一家火锅店,生意做起来之后,又在旁边开了个杂货店,吕鋆峰就天天吃零食做主播,真的变成了小包子。



“又胖了一公斤!二狗,都怪你”



“好好好怪我,今天回去多做点床上运动就不怕了”



隔绝尘俗只想要跟你可终老


问我亦无愧 有你可失去我一切


竭力也要为爱尽瘁 抱紧一生未觉累







^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^


莫名其妙的脑洞,主要是因为刚刚我突然想去献血(°ー°〃)
想过很多次,如果大峰是电台主播,该多么温柔啊!!!

评论 ( 4 )
热度 ( 88 )

© 雾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