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草

cp粉,墙头多,掐架不约(角色向:楼诚,飞波,逸真,执光;rps:霆峰,朱一龙,王凯,
吕鋆峰)

倚天剑——裘光场合

送给    @已经是个废人了  希望这把刀你喜欢😂

(不想发糖,只想捅刀)

陵光:

我们怎会竟这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?

陵光看着裘振转身离去的背影越行越远,想要开口叫住他,让他别去,让他回来,可是终究没能开口。

天之骄子,从小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陵光从未曾知挫败为何,直到他初初登基亲政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兵天玑意图吞并,然而到底是过于轻敌了,战报传来,天璇虽未败,然损兵折将之数已然是最大的失败。

这场仗,到底是输了。

陵光刚刚亲政,图谋天下之心路人皆知,“贻误战机”这个罪名他担不起,也不能让他来担,所以裘老将军在退兵回天璇的路上早已想好,朝堂之上当众认罪,让陵光来不及多说他言。此后,就算陵光再说什么“是本王的错与裘氏无关”,只怕也会被众人当成体恤老臣怜惜忠臣,赞一句“吾王圣明”。

这朝堂之中最可怕的不是帝王心,而是百姓口中言,史官手中笔。纵然陵光有千般万般的私心要力保裘氏一族,可却仍是只能在天牢里,在裘老将军的厉声呵斥中一字一泪的写下“满门抄斩”。

看着陵光颤抖着盖下王印气愤的把诏书扔向一边,裘老将军终是如释重负般的一笑闭上眼睛,“罪臣只望王上万不可忘记了初心,这天下远远重于裘氏一族,罪臣只盼望有朝一日吾王能成为这天下新主,创我天璇盛世啊!”

“裘将军!”陵光终是再也控制不住喊了出来,眼泪早已决堤。

世代尊荣的天璇裘氏一夜之间消失了,唯有裘振一人被陵光力排众议保了下来,留在自己身边。说他是顾念旧情也好,体恤良将也罢,裘振,终归是不能离开自己的。

可是陵光能看出来他并不开心。

本就沉默寡言的人如今更是连对自己笑一下都不会了。陵光总会情不自禁的看着他,看着看着不自觉的就露出了微笑,可是看到裘振毫无波澜的眼神却又被冷得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一切都不对了。

不能披甲上阵的裘振,不能祐卫天璇的裘振,不能重振家门的裘振,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和自己一同长大满腹伟略雄心壮志的裘振了。

是自己亲手砍了他的翅膀,却又小心翼翼的包扎好,困在这牢笼里。日复一日,这牢笼越来越小,困得陵光快要透不过气,困得裘振就要没有一丝的生气了。

陵光怎甘心就此止步!他的裘振还需要重回朝堂做这天璇上将军,他陵光还要让世人都看着他一统这天下!

如今也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了。

派裘振去共主啟昆身边,陵光早已推演过千回万回,要如何他才能取得啟昆的信任,要如何才能让他全身而退,陵光自认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只是,他忘了裘振的心。

啟昆被刺身亡的消息传来陵光大喜过望,每日都在期盼裘振的归来,他忍不住想要昭告全天下,这是他天璇的上将军,是他天璇的大功臣!

可是等啊,等啊,裘振一直都没有回来。

直到天璇祭天,陵光在人群中一眼看到裘振,满心的喜悦已不能自抑,只是看着他就忍不住露出微笑。

真好,裘振回来了。本王要昭告天下是裘振替本王除了那共主啟昆,这样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封他为上将军,为裘氏重振门楣!

然而还不待陵光仔细幻想好他和他的未来,裘振便亲手掐断了这场梦。

他竟然……自尽于我面前,裘振他……当真恨我若此……我……终究是错了……

自从,陵光一蹶不振,紫光蒙尘,再无心过问政事逐鹿天下。

裘振:

我怎么会怪你,又怎么会舍得怨恨你……

不是不明白父亲一力承担下所有罪名的良苦用心,正是因为太过明白,裘振才无法眼睁睁看着陵光担着“昏庸”的骂名与众臣对立只为保住自己,留住自己。

日复一日,裘振陪在陵光身边看着他的王越来越优秀,越来越能操纵天下,他的内心就越是不安。

罪臣之子,被吾王强留于身边,这对陵光来说,怎么都会是个撇不掉的,授人话柄的污点。

裘振不怕就此沉寂,他只怕,会有污言碎语,辱没了陵光。

陵光却还是不死心。他想要我和他一起并肩执手这天下,他想要我能堂堂正正的与他一起立于万人之上,昭告天下我有多好。可是,我却只愿他好。

刺杀啟昆我并无半分后悔。啟昆并不是个昏君,却更不是这乱世之中的霸主,他的位置和他的性格注定了他不得善终。不是陵光,也会是别人。

回天璇的路上裘振一路策马扬鞭,恨不能立刻回到那人身边,告诉他,我回来了。

只是,每近这王城一步,便能听到更多的闲谈杂论。

说陵光杀伐过重残暴无端?那些酸腐书生他们又知道些什么?!裘振快要捏碎了手中的酒杯,只想起身反驳他们陵光不是那样的!

可是自己不能,因为……无人会信。

陵光,你告诉我,怎会这样……

如果,我也如当年父亲一样替你担下这骂名,以后,你的路是不是会更好走一些……

看着一身盛装的陵光出现在面前,裘振差点忍不住要上前抱住他,可是却被拦了下来。

也是,自己现在已经不能上前了。只怕今日之后,此生再也不能相见了……

倒在他怀里时裘振不禁露出微笑,想伸出手去擦掉陵光脸上的泪,却终是没有力气再抬起一次手,只能对他说,惟愿吾王,长享盛世……

后来:

其实裘振后来一直都在陵光身边,看着他为自己倾颓,看着他痛问自己为何如此狠心难道真的是恨他若此?

都不是啊……裘振想开口解释,可是陵光已经都听不到了,裘振想告诉他,我从来都没有怨恨过你……

再后来看到陵光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人。

裘振从开始看着他谏言陵光要振作让他觉得略有放心,之后又看到陵光愿为他有所改变而感到嫉妒发狂,最后……看到他也终是留下陵光一人而去,再次陷入痛苦之中。裘振才是终于承认,自己后悔了。无论怎样,自己都不该留他一人独自面对这一切。

裘振,看着这样的陵光,你,于心何忍……

陵光终是没有辜负裘家,灭了诸国,一统天下。

立国祭天大典前一日,典史官又前来相问,王上可有看中的国号?

陵光摇摇头,国号依然是我天璇,不必改。

典史官不死心的说,这只怕于理不合吧?

陵光轻蔑一笑,理?什么是理?孤王是这天下之主,理法皆由孤王而定,此理便由孤王始。说完便挥退了典史官。

待大殿上再无一人,陵光低下头,抚剑喃喃自语,我只怕改了国号,你们就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,黄泉路上不知前行之途,我又怎么舍得……

裘振就站在陵光身后却看不到他的脸,只看到陵光艳紫的朱雀袍被一滴一滴的泪水浸湿……

陵光,只盼来生,只有相聚,再无别离……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14 )
  1. 锦锦的颜控雾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没有一句话就走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到你...

© 雾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